一名皇子想最终登上帝位大概只有两种可能:要么博得皇帝老子的首肯,这样老皇帝归西后,父死子继;要么像杨广、李世民那样通过非常手段夺得皇位。但在唐朝中期以后,谁能当皇帝,不是老皇帝说了算,皇子自己更没夺位的实力。让谁当皇帝,全凭宦官一句话。而宦官选谁当皇帝,完全是出于是否对自己有利的考量,所以过程充满各种阴谋算计和血腥的博弈,也非常有戏剧性。

唐宣宗

唐懿宗李温就是在这场博弈中,因一名宦官多说了一句而登上帝位的。

李温是唐宣宗的长子。本来他是可以被立委太子,然后按部就班的继位的。但是唐宣宗偏偏不喜欢这个儿子。唐宣宗的其他几个儿子都住在皇宫中,偏偏让长子搬到外面去住,看着都觉得烦。唐宣宗喜欢的是三儿子夔王滋,想立他为太子。但碍于长幼有序的礼法,一直没有公开宣布。其实,唐宣宗久久没有立太子还有一个原因:唐宣宗一直忌讳死亡,一直指望自己能长生不老。为了长生不老,唐宣宗狂吃各种“仙丹”,结果中了毒,后背长疮,病入膏肓。病重期间,唐宣宗让枢密使王归长、马公儒、宣徽南院使王居方秘密安排三儿子夔王滋继位。这三名宦官接了这一重任就展开一波内幕操作。他们认为权力更替之际,抓军权尤其是抓禁军的军权是最重要的。但是掌握禁军军权的左军中尉王宗实与这三个人不是一条心。于是王归长、马公儒和王居方一合计,就使出一招“调虎离山”计,将王宗实调到淮南去当监军。淮南是唐朝税赋的主要来源,因此淮南监军可是大肥缺。王宗实接到了敕令后就高高兴兴准备去上任。但是他的副手左军副使亓元实比较有头脑,他对王宗实多说了一句:“圣人重病已经一个多月了,中尉您只是隔着门问下起居,今天把你外放,是真是假可难说。为何临走前不去见圣人一面!”王宗实听了这番话猛然感悟,连忙进宫。这时他发现宫里的气氛已经不一样了,各处宫门都增加了守卫。在亓元实的护卫和引导下,王宗实直接到了寝殿,发现唐宣宗已经驾崩。王宗实手握禁军,说话有底气,立刻斥责王归长等人矫诏。王归长等只能捧足乞命。这样谁来继位就由王宗实说了算了。显然王归长等主张立的夔王滋是不能被接受的。于是王宗实拍板迎唐宣宗的长子郓王李温为皇太子,权句当军国政事,并更名漼。这就是后来的唐懿宗。而奉宣宗命令操作夔王滋继位的王归长等统统人头落地。

唐朝宦官

从这起宫廷事变中我们可能看到,中唐以后帝位的传承完全操控在宦官手中,这样登基的皇帝没有任何政治资源和实力,只能受宦官的摆布。唐朝皇帝就这样在外有藩镇割据,内有宦官专权的两面夹击下被架空,唐王朝的政治也在内斗中逐步崩坏。

首页社会